鹤鸣千山.

十八线文手/手账er
主写:长顾(杀破狼)/黄乐(全职高手)
喜欢的人是顾昀。
梦想是被皮老师翻牌子。
努力变得优秀!

明天就去大学了。
乱七八糟带了好多好多东西。
连卫生纸这种随处都可以买的东西我都要从家里带。
我到底是有多不想走。
希望从明天开始我走上的是一条变的优秀的路。
大学是个跳板,希望我能借此跳的更高更远。
要变好。

“你是我年少的欢喜。”
也会是我以后好多好多年的欢喜。

我疯辽。
以前特别特别喜欢的一个人,是圈里的太太。
不知道啥时候这种喜欢变味了。
就一直喜欢着。
她就像是光,而我是追光者。
本来想一辈子都追光,从来没想到这道光会照到我身上。
她答应我的表白了。
从今天开始,那个特别特别特别好的姑娘。
是我的人了。

一直在涨粉可是我没有更新我感觉到了十分不好意思()
作为一条十八线咸鱼写手,双开的话我的确是有点顾不过来()
再加上破云这边遇到了一些剧情上需要调整,增添很多。
所以一直拖。
感到无比抱歉!
我对不起党和人民呜呜呜。我这周就把手里这篇完结,安心来写破云()
谢谢一直支持着我的人。

感觉自己现在超级无敌幸福。
虽然没上到喜欢的大学喜欢的专业,但是也算是上了个很不错的专业,学了自己特别喜欢的生物,以后前程无限。
每天都很充实,懒惰的睡觉,和朋友计划旅游,做手账,码字。
写同人收获了点自己的粉丝,写原耽收到了好评。
有很多人肯定过我的文字,尽管我知道自己写的没那么优秀。
喜欢的人每天都会跟我分享一些她的小日常。
有了新电脑,干什么都会很方便。
这些都是我以前不敢想的好事情。
现在的我超级幸福qwq
谢谢你们呀。

【长顾/师生】破云14

本文设定点我看!

*本文与淮上《破云》无任何关系,仅重名

  其实顾昀非常佩服长庚这种在眼前这种情况下还有心思来一把风月的人,简直稳重的不想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不过他好像忘了这个吻是他自己先挑起来了的。
         长庚心里也确实没想这么多,只是看着那人皱起来的眉眼就觉得心中郁结,同时又是说不出的好看,只想亲一亲他柔软的嘴角。谁知却得到了顾昀的回应,心里那点压抑着的欲望顷刻就将他覆盖了,管他门外是何等的凶险,家国固然大过天,而这少年人眼里只堪堪装的下一个眼前的心上人。
  顾昀面不改色的继续着这个吻,手却在背后的杂物中摸索着。
  顾昀早年在抗战中受过一次重伤,因为年纪小,又没得到及时治疗,发了一场高烧,命虽是保住了,但是却落下了顽疾,至今都有些耳目不便。他无法分辨出外面的情况,只好用口型询问着长庚:“来了几个人?”
  长庚握住他的手,微微屏住呼吸侧耳细听着外面的动静。半晌,他轻轻在顾昀手中写了个“五”。
  来了五个人。顾昀皱眉,看来他们这次的任务不只是扰乱他们的交接这么简单。
  他把长庚递过来的纸片贴身收好,握着他的手无声的站在门后。
  对方好像大有和他们耗到底的觉悟,这让顾昀心中无端的升起一股烦躁,一时间过去的混劲儿好像重新回到了他心里,此刻只想冲出去和这帮狗贼硬碰硬。只是五个人,还不必放在眼里。
  只是现在他的手里还攥着一个长庚。
  他从没把这条命看的有多重过,年幼时经历过流离失所,年少时又经历过至亲之人的去世,参军路过各处,眼见的都是战争所致的民不聊生,生灵涂炭。他也手刃过敌人,前一秒还在叫嚣的敌人下一秒就喷出滚烫的血,倒在他脚下,表情定格在狰狞的最后一秒,然后不可避免的褪去温度。
他一开始还心怀恐惧,久而久之只剩下麻木和仇恨。
  这么多年他一直谨记着老师的那句“世不可避”,想着就算有朝一日将这条命搭上也无妨,血溅沙场,也不算辜负了老师的期待和遗愿。
  谁知半路出来一个长庚,不由分说的握住了他的手,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无法放开了。他竟然有些贪生怕死起来,怕一颗子弹就那么射进他的心脏,此后就再也没有护着那孩子的力气了。
  一声枪响打破了两方的胶着,顾昀下意识的握紧了长庚,看来是敌方先坐不住了。顾昀把长庚往反方向一推,从牙齿里挤出一个字,“跑!”几乎是同时拔出枪冲了出去
  这条巷子很深,又没什么人来往,对方几乎是无所顾忌的开启了攻势。顾昀眼见对方火力一波比一波猛,内心问候了一句敌人的祖宗,感情子弹是不用他们自己掏腰包的是吧。他单枪匹马,手中子弹数量也有限,靠正面交火取胜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他一边避开几乎是擦着他身边的子弹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在着片弯弯曲曲的小巷子里兜圈,想要凭借自己对地形的熟悉绕开对方。
        可是这事情做起来并没有那么容易,敌人似乎也对这片地形熟悉的很,顾昀带着这些人兜了几圈都没能甩开他们。他调整着自己的身形,寻找着合适的开枪机会。
  只听顾昀的枪响了几声,手枪的后座力震得他虎口生疼。追兵中有几个人身形一矮,敌方有一瞬间乱了阵脚。顾昀没恋战,趁着这个机会隐身到了交叉错杂的巷子中。
        等到确定甩开了身后的追兵,顾昀这才停下来喘了口气,他这才发现右臂传来阵阵钝痛,不知道是剧烈的奔跑让他旧伤复发还是刚刚添的新伤。
  这可不能让小长庚看见。顾昀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一想到长庚,他刚刚有些平复的心跳又剧烈起来。
  他还没来得及生出那些可怕的猜测,长庚从他身后的巷子里走了出来,他下意识的把右臂往身后藏了藏。可是这点小动作怎么可能瞒得过长庚。长庚一把拽过他的胳膊,赌气似的从他身上扯下点布条,将他那不断出血的伤口包住,这才将将止住血。
长庚又气又恼,说出来的话也隐约带了点冷峻:“你何必这么殚精竭虑?”
  顾昀的神色突然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冷了下来,语气生硬的开口了:“我的老师从小告诉我,作为男人要心系天下,若盛世安康挑起一家之责,若逢乱世则担起一国之重任。我也是这么教你们的,难道‘世不可避’只是嘴上说说罢了吗?”
  这话刚出顾昀就有些后悔,这孩子会说出这种话也是的担心他,一时的气话罢了,倒是自己当真了,还训斥了他一顿,着实有些不妥。
  眼见长庚的神色有些僵硬,顾昀像是想要找补一样开了口:“我的老师是我唯一的亲人,在国共战争中去世了。”
  顾昀的语气淡淡的,像是在说一件与他毫不相干的事情,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句平淡的话背后,藏了多少少年时的眼泪和鲜血。

名为「暗恋」。

很想把这份心情传递出去。
“在那些暗无天日的日子里,她是我唯一的光。”

【长庚/师生】破云13

  本文设定点我看!

*本文与淮上《破云》无任何关系,仅重名

         长庚的话一出,瞬间就把刚刚围绕在两人之间的粉红泡泡击碎了。顾昀神色恢复了之前的冷峻,甚至是带着点可怕的厉色。

   “小心内鬼。”

  自从那日顾昀收到这份“提示”之后,他一直细心留意着四周。顾昀估计那边的情报员也没什么想让别人猜猜猜的瘾,所以这种含糊不清的话,大概是因为情报员有所察觉,但是仍然抓不到对方的什么马脚吧。

  顾昀一直是个心很大的人,经常让人觉得他没正型。然而在面对正事上,他却出人意料的靠谱,不然也没办法年纪轻轻就在抗日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
  情报的交接工作,一个不小心的差错,直接导致的就是情报泄露,包括传情报的人,双方的据点都会受到毁灭性的损失。更有甚者,会有无数的人因此牺牲,在这条前途未卜的路上为之拼命的很多人的努力,也会因为这些小差错而付诸东流。所以顾昀马虎不得。
  他皱着眉沉思着,在他身份被识破前,重要情报大多都是顾昀亲自交接的,身边也没什么知根知底的亲信,更是不会有人知道这屋子的存在。那时候顾昀身边的人总是更换的勤,好像双方都在互相猜忌着,谁也不肯吐露谁的全部。
  说来倒也是奇怪,长庚的出现却是让顾昀破了以前的习惯。他不知为何,从第一眼见这孩子就没对他设什么防备,仔细想来多半是觉得这还是个毛头小子。长庚在看向顾昀的时候,眼睛总是清亮的不像话,实在是让人无法把他和“背叛”“内鬼”这种字眼联系在一起。
  后来顾昀身份被识破,重要情报都由长庚代劳。长庚和顾昀的这点小动作纵然有瞒天过海的本事,却也瞒不了素来与他交好的葛晨。后来索性也就不瞒了,一些不是那么凶险的交接活动都交给了葛晨。顾昀其实也不是很像让长庚以身试险,只是明显稳重的长庚要比葛晨更擅长应付那些大场面。
  那时候的葛晨和那孩子一样,信誓旦旦拍着胸脯发誓:“我保证一定完成任务!”
  那是少年人专属的热血模样。
  
  顾昀想来想去,思维进入了僵局,他皱着的眉更深了。
  长庚突然探身凑上去亲了亲他还没舒展开的眉头,亲的顾昀一愣。
  顾昀: ......这小兔崽子永远这么的会把握时机啊。
  顾昀无奈的叹气,一把把长庚拽了下来,亲上了他的嘴。这和长庚那个只会横冲直撞的吻不一样,他用了十分的巧劲。
  ....然后还是被长庚的横冲直撞打败了。
  顾昀没想明白自己这么多年,已经磨炼到了十分的吻技到底是哪不如长庚。等他找到这个问题时,他已经付出了很“惨痛”的代价,不过这就是后话了。
  长庚没有理会顾昀的挑逗,直接用舌头霸道的撬开他的牙关,带着侵略性的在他嘴里掠夺着。
  他的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把顾昀的手轻轻按在地上,指尖轻柔的在他手背上划过,弄得顾昀突然心猿意马起来了。
  还没等顾昀的这颗春心彻底吊起来,他突然感觉到了长庚在他手背上写了字。
  “有人。”
  还有偷偷塞在指缝间的一张纸。
  
  ---
  谢谢一直一直看到这里的你!!!
  谢谢这么久还在追我文的小可爱们_(:з)∠)_
  真的很对不起!是个懒惰的文手,写的也很差劲。但是因为有你们的喜欢我才能坚持下来!!谢谢谢谢谢谢!!!!
  我超爱你们qwq

【长顾/师生】破云12

本文设定点我看!

*本文与淮上《破云》无任何关系,仅重名

  学生起义平息后,似乎一切事情又都回到了正轨。
  顾昀继续在那高中里讲着课,故事快讲完了就一本正经的扯上几句正课。虽说这正课不如那故事有意思,顾老师倒也真能讲的有滋有味,可见顾昀从骨子里就是个有趣的人。
  当然这些学生们只有一半是被顾昀的故事吸引去的,而另一半,自然因为顾老师那双自带风流意味的桃花眼。顾昀还是时不时的和小姑娘们眉来眼去,说着没边儿的玩笑,留下一个长庚在背地里咬牙切齿。
  于是长庚也学那些女孩儿,上着课就专注的盯着顾老师看,不过他和那些女孩一对上视线就匆匆移开不同,他的目光大胆而坦率,倒是把顾昀看的不自在起来了。不过以顾昀的厚脸皮,几天的功夫就习惯了,甚至能做到对这目光视而不见。
  随着相处的日子越来越长,葛晨对陈云桥的好感也是越来越明显了,一下课就能看到葛晨在她座位旁没话找话,连上课的时间也要频频向陈云桥的方向看去,可惜人家姑娘和这个班里的大多数女孩子一样,那双黑亮亮的眼睛里只装得下她们的顾老师。
  好像一切都和以前没什么不同。表面上的风平浪静是维持住了,可人人都能瞥见被这现世安稳粉饰的暗潮涌动。
  
  到了放学,学生们三三两两的组成了小团体,约着待会写完作业后的游戏活动。长庚的性格本就有些少言寡语,虽说不至于与同学不和,但是也不怎么喜欢参与这种放学后的聚会活动,加上葛晨只顾着围着陈云桥打转了,早就把他这个好哥们儿忘在脑后,对长庚来说去当个电灯泡碍眼更是没什么意思。
  他跟众人道了别,脱离了人群独自走了。可他却没有往家的方向走,他抬起头四下张望了一下,眼见没有人注意他,他拐进了一条小窄胡同。自从那日为顾昀获取了第一次情报之后,长庚屡屡与顾昀课下在此会面,两人就这样谁也没发现的完成了多次的情报交接工作,这地方几乎成了他们的秘密基地。
  长庚吱呀一声推开了这扇门,外面的光投进了这间昏暗的小屋子,尘埃在这光下泛着白光,像是长庚曾在夜空中看到的那些细碎的星尘。长庚总对这个地方抱着些许欣喜,虽然这地方连接的不是什么浪漫的事儿,但是这里只属于他和他的顾老师,这份专属感,总能让他感到安心。
  “哟,今儿你来的还挺早呀。”门又响了一声,顾昀穿着一身便服走进来,他的头发懒懒散散的拢在身后,眼角有些笑意,一双桃花眼格外好看,看的长庚微微一愣。
  谁知还没等长庚说些什么,一个黑影突然在顾昀背后一闪而过。几乎是同时,他听见被消音器处理的过的枪声,沉闷而尖锐。他神色一凛,想也没想就把顾昀往旁边一扑,将将躲过袭击。门外的黑影眼看偷袭未果,一闪身借着暮色消失在了门外。
  顾昀在瞬间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他心里一紧,伸手却碰到了什么粘稠的液体,他的狗鼻子几乎在同时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长庚!”顾昀沉声喊道,“伤在哪了?”
  那一刻顾昀的心高高悬起,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像是在往他心上捅刀子。他突然一瞬间就明白了长庚看到他受伤时的颤抖和害怕。
  也就是这时候他才突然明白,原来他与他的这位学生一样,对对方有着无法与外人道的感情。这份感情有悖伦理纲常,却也理所应当。
  那些日日夜夜在他脑子里纠缠的烦恼好像突然就消失了,他才猛的发现若是自己想要拒绝,从一开始就有各种各样的办法。
  长庚被顾昀抱着,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伸出手试探的碰了碰顾昀的手,刚触碰到那有些发凉的皮肤,还没等他像往常一样缩回来,他就被顾昀反手握住了。
  长庚愣了。眼睛一时间有些发酸,险些掉下眼泪来。
  
  好在长庚躲的及时,子弹只是擦着他的袖子过去,只是躲得太快没有留意,被一旁的碎玻璃划伤了手,这才有顾昀摸到的血。
  顾昀给长庚包好了伤口,想到了刚刚自己的回应,有些不自在起来了。可是这种事哪有反悔的道理,在加上长庚明显高涨的情绪,反反复复实在是不够意思。
  “我来的路上没看见人。”长庚突然出声说起了正事,一下子把俩人从刚刚带着点粉红的气氛中拉回现实。
  “我也没有。”顾昀正色,“那就是这个人知道了我们的地址,一直在这儿等着我们。”
  “不,是等着我。”

---
太就没更新我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
我QQ865815388欢迎扩(cui)列(geng)呀。
今天在一起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