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寄凉太的女朋友

片宝片宝!
高三长弧 废狗子了已经。

【黑花】牵丝戏

-黑花

-听了牵丝戏的脑洞.

-乱七八糟.ooc不定.

00.
他们最应该在一起,他们最不该在一起。

01.
肮脏的血迹染红了衣服。
他不顾一切吻上他的嘴,轻易撬开他的牙关,手指不规矩的滑进衣服。
他仰起头尽力回应着,伸手抱住他的脖子,把这个吻加深。
口腔里浓郁的血腥味,彼此身上可怖的刀口,在身上肆意游走挑逗的手。
危险而淫乱。
彼此都深知是死局,仍然选择万劫不复。
摄人心魂,从此种下无形的情蛊。
蛊惑人心。

02.
“你们两个早晚有一天会被对方害死。”
他嗤之以鼻,耍小孩子脾气一般揽过那人腰直接吻了下去。
墨镜下被掩盖住了不曾被他人看到的疲惫。
这样简单的道理他又怎么会不知。
戏台上他侧身一挥云袖,一颦一笑便迷得众人醉。
戏台下他只手翻云覆雨,看遍生死人命轻如草芥。
只因一笑便心甘情愿。

03.
他喘着粗气伸手摘下那人墨镜,随便挑起一个笑狠咬住他的嘴唇,新鲜的血腥味刺激着口腔。
“黑爷,做吗?”
白皙的皮肤映着鲜血,妖孽而罪恶。
轻易地撩起欲望。
他粗鲁的褪去他的衣服,他也抬起腰迎合。
战火充耳不闻。
“花儿爷,恭敬不如从命。”
褪去了墨镜的双眼带上野兽般的欲望。
没有退路的疯狂。

04.
他是一个被他控制在鼓掌间的玩偶。
被他牵动着舞步如飞。
他做他的玩偶,换来他给他的身体。
一次一次霸占他的身体,妄想情欲充当深爱。
那人在勾栏里演尽别人的悲欢离合。
玩偶在三寸红台演尽他的喜怒哀乐。
只是唯一可惜的,玩偶以为那牵引之人从不知他心意。
玩偶刻意藏起了心。
由你支配,怎敢言累。

05.
他嘴里发出压抑过的喘息,染上情欲的精致的脸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诱惑。
“瞎子。”他一手抱住他的脖子留下最后的温存,两舌交织缠绵。
另一只手从身后摸出一把手枪,抵在他胸口上。
“砰。”
血花飞溅,炽热的鲜血带着他的温度。
玩偶从此倒下。
到头来,冰凉的寒冬里还是只剩舞布偶的一人。
深夜用你的鲜血取暖。
黎明落下一滴滚烫热泪。

06.
他握住他持枪的手。
感觉到了一刹那的颤抖。
那么,足矣。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