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鸣千山.

十八线文手/手账er
主写:长顾(杀破狼)/黄乐(全职高手)
喜欢的人是顾昀。
梦想是被皮老师翻牌子。
努力变得优秀!

【长顾】吃醋的大帅也好可爱。

●有私设。 (辛苦寒石兄的表妹了x)

  顾昀眼前摆着一个一看就是精心装饰过的信封,他的狗鼻子动了动,好像还带着姑娘的胭脂味。
  信封上面还用娟秀的小楷写着“雁王殿下亲启”,顾昀眼角抽了抽,内心五味杂陈。
  当然了,这五味中还是以醋味居多。
  顾昀有些好笑的将有字的那面扣在桌子上,远远的往桌子那边推了过去,心想:我堂堂安定侯我还能和一个小姑娘争风吃醋吗?
  谁知才一会儿,顾昀这心里就像被沈易他们家门口那只杂毛畜生挠过一样不舒服。他认命的把信又扒拉了回来,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打开了。
  顾子熹你真行,你早晚要完蛋。顾昀在心里学着沈易的口气呸了自己一口。
  
  写信的人是江充的远房表妹,恰逢过年进京省亲,顺便拜访了一下这位在朝廷做官的表哥,谁想到路过军机处碰见了大过年都不回家泡在公务里的雁王。二十岁出头的长庚正是夺人眼球的年纪,让小姑娘一见倾心。 想必是软磨硬泡才向江充打听到了长庚的身份,又偷偷将这饱含着少女心事的信浑水摸鱼的塞进一大堆军务里面夹带给了长庚。到底还是十几岁的小姑娘,整篇信说的含含糊糊,顾左右而言他,到最后才敢偷偷问一句雁王殿下有没有心上人。
  有了有了,您快跪安吧。顾昀啧了一声,看似若无其事的把信放了回去。
  江充这个狗东西。也忒不厚道了。
  泡进醋坛子里的顾某人不分青红皂白就把这锅扣在江充身上了。
  
  那是新年的最后几天,皇帝赏的休沐也快到了尾声,不少归家省亲的大臣又赶往了京城,侯府也多了几位前来贺年的大臣走动。
  正好在顾昀鬼鬼祟祟的偷看完情书的第二天,大理寺卿来贺年了。
  当然还带着他的远房表妹。
  江充的表妹是个挺漂亮的姑娘,举止大方而又不失可爱,让人很是喜欢。她的目光自打进门起就频频流连在长庚身上,却每次都在长庚快要看过来之前移开目光,只有耳尖红红的,出卖了一个少女的多情心事。
  旁观的顾昀将这少女的小心思摸了个门儿清,不动声色的将这个仇记下了。
  眼见天色渐晚,江充一行人在侯府用完了晚膳正打算告辞,趁众人正说着不知真假的客套话时,表妹偷偷摸摸的靠近了正在侯府一角偷闲的长庚。
  ....当然他旁边还有一个顾昀,只不过这时表妹的眼里只装得下自己的心上人。
  只见小姑娘扭扭捏捏的从袖子里掏出来一个精致的小荷包,往长庚手上递过去,脸红的都快胜过了天边似火的晚霞,她的声音低的快要听不到了:“那个...雁王殿下..这是我自己做的荷包,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收下吧..”
  即使是棒槌如长庚此时也不可能不明白姑娘的心意。他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呆呆的愣在原地。
   好在这时候江充终于发现了表妹的失踪,前来解决了眼前尴尬的局面,长庚舒了口气,回头看了看顾昀。只见这人正若无其事的环顾四周,就是不看他。
  这下可完了,待会指不定某人要怎么作妖了。长庚在心里叹了口气。
  
  等到众人散了,长庚帮着管家收拾好了桌椅才把目光转向在院子里当躺尸的顾昀。他犹豫了一下,走过去环住顾昀的腰把他半抱起来,在他耳边撒娇似的低语着:“义父,你生气了吗?”
  顾昀最受不了的就是长庚撒娇,长庚才说了这一句他就有点招架不住了,但他仍然费力的摆出一副冷淡的样子,偏要作妖作到底。
  “说什么呢,有小姑娘看上我儿子了还不好,义父开心还来不及呢!回头你再跟寒石兄攀个亲戚,咱们也算是在大理寺站住脚了...”
  瞅着顾昀的话越说越离谱,长庚偷偷回头看了一眼管家,确认他看不见了之后低头吻住了顾昀正在胡说八道的嘴。
  这下可真是要了顾昀的老命了,他心里那些乱七八糟带着醋味的话还没说完就让长庚一个深吻给堵了回去。
  不行。没安好心的顾昀觉得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这么长的休沐还没完呢,反正离回边疆还有些日子,长庚军机处的事情也快告一段落了,他得趁着这个好时机好好作作妖。
  没良心的顾昀一口咬住了长庚作乱的舌头,长庚吃痛,赶紧放开了他。
  “顾子熹,你贵庚了你!!” 长庚气急败坏的看着一脸得意的顾昀,吼声吓得正在打扫庭院的管家一激灵。
  “二十八!” 顾昀大笑。
  “你还知道啊你!”
  
  直到很多年后天下太平,顾昀挂印,代皇帝也将这大梁江山传位给李家后人,两人在京郊的故园里翻看着过去的老物件,没想到又看见了那封熟悉的信。
  “好啊长庚,怎么你还留着它?”顾昀一挑眉,神色和当年无异。
  长庚瞥了他一眼,揶揄道:“这可是能让镇国大将军吃醋的东西,我怎么也得留个纪念不是?”
  顾昀一瞬间哑口无言,一想到当年的英勇事迹恨不得当场失忆。
  谁想到长庚还没完,年纪越大话越多:“也不知道谁当年一进京述职走大街上都有小姑娘围观,你有当时掷果盈车的风光场面怎么就没想着我会吃醋..”
  “那也没有小姑娘给我写情书啊!” 顾昀不服气了。
  
  窗外故园的风景一如多年前。而屋里的两人也一如多年前,任世间沧海桑田,任岁月荏苒,只斑驳了两人的发鬓,却从未曾消磨过这两人一分深情。
  在坊间流传的野史上,开创了百年盛世的太shi皇帝和开国大将军之间的故事被诵为一段佳话,世人称这段深情为“长顾”。

end。

对不起我真的对不起长庚呜呜呜呜。
可是这个lof它说我敏感字我真的崩溃了。
我只能用拼音代替我们长庚的年号了。
真的真的对不起对不起呜呜呜qaqqq。
时间什么的会有bug希望不要在意了qaqq
就是年龄那里。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谢谢你喜欢我的文呀。

 

评论(12)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