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鸣千山.

十八线文手/手账er
主写:长顾(杀破狼)/黄乐(全职高手)
喜欢的人是顾昀。
梦想是被皮老师翻牌子。
努力变得优秀!

【长顾/师生】破云6

本文设定点我看!

*本文与淮上《破云》无任何关系,仅重名

顾昀没想到那帮狗日的国民党眼睛居然这么尖。
他刚到了荒地那边就发现好像有人跟着他,和长庚那种实打实的脚步不一样,这人的脚步声又轻又小心翼翼,一直在顾昀他们身后不远不近的跟着。

顾昀十七岁就开始在生死边摸爬滚打,过着刀尖舔血的日子,对杀意的敏感更是异于常人。所以他刚刚才在荒地站定就察觉到了对方的杀气。他狠狠的把长庚往旁边一推,心道一句对不住了,连解释都没来得及就把那人往前面引。

这人已经认出他了。
顾昀一边跑一边留心着周围的动静。他并不担心这人会把他怎么样,目的只不过是阻碍这次的交接而已。对方既然知道了他就是城里高中的顾老师,为了掩人耳目自然不会轻易杀了他。但是他对长庚就不会有这么多顾虑,学生起义中死一两个学生再正常不过了。
再者说,小长庚也与这件事毫无关系。

只是顾昀没想到,那人竟然会开枪。
等顾昀听到枪声再躲已经来不及了,子弹拉扯着周围的空气,几乎带着一阵尖锐的声音打进了顾昀的右臂。顾昀闷哼一声,身子向右边沉了下去。他半跪在地上,草草的从身上扯下来个布条,死死的勒住了伤口。只一会儿,血就从中渗出来了。他咬咬牙,把绷带勒得更紧了些才算将将止住血。

顾昀一边包扎一边侧耳听着这周围的响动。那人眼见目的达到,便偷偷摸摸的溜了。顾昀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突然想起来长庚。
长庚这小子也不知道走了没有。
被没被发现?就算发现也没有什么的吧,这地方学生很多,有学生在这里也不一定就会和共产党扯上什么关系吧。
顾昀想着想着,却没发现他的脚步越来越大,最后干脆跑了起来。

长庚还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突然惊醒了他,他警惕的抬头,看着眼前有个人影正冲他跑来,身形却像极了他的顾老师。

长庚的心不可避免的狂跳了起来,他揉了揉眼睛,不自觉的往前迈了一步。
他眼前的人影渐渐清晰起来,正是他心心念念的顾老师。

长庚突然腿一软就要蹲下去了,心头瞬间就涌上来一股失而复得的狂喜。
等到那人影终于到了眼前,长庚不由分说的走上去抱住了顾昀,将头埋在他已经完全散开的长发旁,带着难以自抑的兴奋却又小心翼翼的说:“顾老师,我喜欢你。”

顾昀:“......”
这小兔崽子表白的时机可真对啊。

长庚迷迷糊糊就把这话说了,倒是没觉得有多尴尬,只是突然瞥见了顾昀有点发白的脸色,心下一惊。他这才瞥见顾昀右臂上的伤,血已经把布条染的看不出来本色了,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心头像是被谁用刀挑了道口子,此时正源源不断的往外冒血。

“老师你...”长庚松开顾昀,正要抓过顾昀的胳膊看,却被突然跑过来的葛晨和陈云桥打断了。

“长...长庚,你没事吧,我..我突然听到这边有枪声,就跟小陈一块跑过来了,”葛晨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弯下身子用手撑着膝盖,一抬头看见负伤的顾昀,瞪大了眼睛,“哎顾老师...你怎么在这儿?你的胳膊?”

长庚被葛晨的这一嗓子喊的吓了一跳,伸出去的手不尴不尬的停在半空中。他有些气恼的冲葛晨说:“你再喊大点声,让所有人都知道顾老师在这儿还受了伤才好!”

语罢,长庚扶着顾昀慢腾腾的往回走,心里来来回回的琢磨着顾昀听到那句表白的反应,却依然看不透他的意思。顾昀也一脑子浆糊,国民党的事情还没处理完,突然长庚又丢给他这么一档子事。现在时机错过去了,这事情再重提起来不是,就这么混过去也不是。顾昀皱着眉,脑子乱糟糟的快要炸开了。陈云桥这个小姑娘此时也皱着个眉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有葛晨还算有些精神,时不时的说上几句闲话。

就这样一行人都各怀心事,慢慢的往出走去。

--
其实有个地方有点别扭。
就是好像抗日之后就很少有起义的了。
起义都是在抗日之前。
这个史实有点bug...还请别介意啦。
谢谢一直看到这儿的你!
੭ ᐕ)੭*⁾⁾

刚刚好多错字orz欢迎随时捉虫

评论(1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