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鸣千山.

十八线文手/手账er
主写:长顾(杀破狼)/黄乐(全职高手)
喜欢的人是顾昀。
梦想是被皮老师翻牌子。
努力变得优秀!

【长顾/师生】破云 9-11

本文设定点我看!

*本文与淮上《破云》无任何关系,仅重名

9.
理智告诉顾昀不能把长庚带进这趟浑水。长庚应当就做个安稳的学生,这乱世动荡也应当和他没有太大关系,周围的这些人自然能够护他周全。等这些风浪一过,他再回想起来,这段日子也理应没有那么多惊魂动魄。

可这四九城地方千里,顾昀却没有第二个可以信任的人。

可是漂亮话谁都会说,一腔热血孤勇谁都会有,长庚是有那份心,但是十几岁的孩子见过什么凶险呢,这一趟浑水下去了就再难上岸。

江临水看着顾昀张了张嘴没出声,心思一转,问道:“是门口那孩子?”

顾昀迟疑的点点头。即使眼下和长庚的关系暧昧不明,加之心中有诸多不情愿,这是眼下唯一,也是最好的对策。

直到顾昀送走了江临水,长庚还在门外站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连顾昀走到身边都没有发觉。顾昀这才有机会好好打量起这个少年,长庚低垂着眼,长长的睫毛遮住了他的目光,清秀的脸半隐在门口路灯的阴影下看不真切。顾昀这才发现两三年不到的光景,当年的小长庚已经长大了,虽然眉宇间还带着些稚气,但隐约有些大人的意味了。

这让顾昀无端的想起了那个吻。但这并不是什么适合花前月下的时候。

“长庚。”直到顾昀出声长庚才回过神来,他早就恢复了平时稳重的样子,只不过看向顾昀的眼里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躲闪。

顾昀没有时间跟他计较,单刀直入的进入主题:“你今日在荒地和我说的愿随我报国,可当真?”

长庚刚要开口出声,却又被顾昀打断:“你要知道,这一句话一出来,这条路就算走上了,再回头可就难了。”

长庚没有犹豫,直视着顾昀的眼睛稳稳的说道:“学生所言皆为真心所愿,绝无半分虚言。”

自此,这浑水长庚究竟还是趟上了。

10.

午后。典当行。

这一天乌云密布,黑压压的乌云把人们头顶上不大不小的一片天空堵了个严实,似乎随时都会有一场大雨倾盆而下。

有个年轻人在典当行外张望着,他手上挂着个粗布包,包里不知道装了什么鼓鼓囊囊的。他一身粗布衣服,看上去二十多岁,眉间皱出了几道沟壑,却也泛着几分书卷气,一看就是贫寒家境的读书人。

年轻人在门外踱了几步,皱着眉头似乎是在琢磨着手里的货物能当几个钱补贴家用。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低头走进了典当行,在店员鄙夷的目光下将手上的包放在了柜台上。店员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伸手在他的粗布包里扒拉了几下,问道:“你这件破袍子想当几个钱呀?”

“六..六个大洋。”年轻人没敢抬头,声音细如蚊声,生怕声音高了,店员一个不高兴就将他吃了一样。

“六个大洋??您这袍子都掉扣子了还敢开口六个大洋?”店员一挑眉,伸手就在那衣服上拽下来一枚发黑的纽扣,声音也高了八度,那股子鄙夷劲儿都快从声音里溢出来了,“送你俩字,快滚!”说着店员把那掉下来的扣子嫌弃的往那破布包里一扔,卷上那衣服一股脑的扔回年轻人身上。

那年轻人家中的确是缺这些大洋缺的紧,却也自知理亏,只好闭了嘴,在周围人带着嘲笑的目光中拿过自己破布包落荒而逃。他还没踏出典当行的门槛,就听见身后的店员啐了一口,骂道:“晦气!这下午刚开店不久遇见个叫花子,一上来就开血口,真当这行里全是傻子吗!”

年轻人头都快低到地上去了。

他抱紧布包离开了典当行,这一路上他感觉所有人的目光都黏在他身上,那混在着可笑的怜悯和同情,还有赤裸裸的嘲笑的目光恨不得把他捅个对穿。他紧咬着嘴唇,脚下不由得有些发软。他低下头快步走着,七七八八拐了几个胡同,直到周围没有几个人的时候,他才算从那要命的尴尬中缓过来。

他直了直腰板,拐进胡同尽头的一间小屋子里,神色一改刚才的落魄,他回手将布包递给一直在门口等候的顾昀。转身去了院子,舀起一盆清水洗了洗脸,再抬起头,竟然是长庚的样子。

11.

那日长庚说要以身报国之后,顾昀也没跟他含糊,将自己目前的处境全盘托出,大有一种破釜沉舟之势。而长庚却从中听出了顾昀对自己的信任,心中那朵小花又绽开了。

顾昀没看他突然有些欣喜的脸色,也不想知道这小兔崽子又想到了什么,只公事公办的说道:“这次我身份暴露,虽国民党尚未发现他们当中潜伏我们的情报员,但是肯定也起了怀疑。这次你要去的是我们的其中一个联络部,是个典当行。那边的情报员知道这次交接出现了问题,会将情报通过典当行传递,暗号是‘六个大洋’。到时候你见机行事。”

语罢顾昀似乎还有些不放心,又嘱咐了几句:“你不要四处东张西望,那边都有国民党的眼线,那帮孙子眼睛贼的很。”

长庚点点头,心中觉得此行必定凶险,却没有生出几分退意。

临行前的几日顾昀夜里总是辗转反侧,一会儿想着把长庚带下水自己真不是个东西,一边又措不及防的想起长庚的表白和吻,不知该如何面对。
他甚至不好说长庚的这份作为是真的因为他自己所言的国家大乱而不能作壁上观,还是仅仅因为他顾昀。

顾昀虽然活了二十多年有那么十几年都不要脸,但是他此时却觉得利用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的这片真心,未免太畜生了。

他就这么满脑子心事的折腾到了后半夜,终于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等到他醒来,突然有个想法让他眼前一亮。

他也不知道从哪个姑娘那里骗过来些化妆的物件,说是要给长庚“易容”,兴致勃勃的叫来长庚,在他脸上一通乱画。长庚拗不过他,只好任他胡来。待顾昀心满意足的折腾一通之后,倒是让人认不出长庚,却活生生给长庚多画出了一把年纪。

“不能让别人认出你来嘛,尤其是国民党。”顾昀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似乎有些自知之明的说,“虽说把你有些化的丑了点,但是目的达到了。”

长庚哪能跟他说个不字,只好赔笑着点头。这才有了那典当行门口徘徊的穷酸书生。

再说顾昀接过长庚的布包,抖开,一眼就看到了那枚被扯掉的纽扣有些不同寻常。他拉开椅子在烛火旁坐下,不知道从哪个口袋里摸出一副眼镜带上了。他用小刀小心翼翼的剥开纽扣的外皮,里面有张团成一团的纸。他皱着眉取出那纸慢慢展开,放在灯下一看,脸色登时就变了。

只见那皱皱巴巴的纸上写着四个小字:“小心内鬼。”

--
因为这三张都有点短,所以放一块更新了੭ ᐕ)੭*⁾⁾
谁都不能说我不是顾昀女朋友了!
终于不卡文了爆哭。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