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女朋友的鹤鸣千山.

十八线文手/手账er
主写:长顾(杀破狼)/黄乐(全职高手)
喜欢的人是顾昀。
梦想是被皮老师翻牌子。
努力变得优秀!

【长顾/师生】破云12

本文设定点我看!

*本文与淮上《破云》无任何关系,仅重名

  学生起义平息后,似乎一切事情又都回到了正轨。
  顾昀继续在那高中里讲着课,故事快讲完了就一本正经的扯上几句正课。虽说这正课不如那故事有意思,顾老师倒也真能讲的有滋有味,可见顾昀从骨子里就是个有趣的人。
  当然这些学生们只有一半是被顾昀的故事吸引去的,而另一半,自然因为顾老师那双自带风流意味的桃花眼。顾昀还是时不时的和小姑娘们眉来眼去,说着没边儿的玩笑,留下一个长庚在背地里咬牙切齿。
  于是长庚也学那些女孩儿,上着课就专注的盯着顾老师看,不过他和那些女孩一对上视线就匆匆移开不同,他的目光大胆而坦率,倒是把顾昀看的不自在起来了。不过以顾昀的厚脸皮,几天的功夫就习惯了,甚至能做到对这目光视而不见。
  随着相处的日子越来越长,葛晨对陈云桥的好感也是越来越明显了,一下课就能看到葛晨在她座位旁没话找话,连上课的时间也要频频向陈云桥的方向看去,可惜人家姑娘和这个班里的大多数女孩子一样,那双黑亮亮的眼睛里只装得下她们的顾老师。
  好像一切都和以前没什么不同。表面上的风平浪静是维持住了,可人人都能瞥见被这现世安稳粉饰的暗潮涌动。
  
  到了放学,学生们三三两两的组成了小团体,约着待会写完作业后的游戏活动。长庚的性格本就有些少言寡语,虽说不至于与同学不和,但是也不怎么喜欢参与这种放学后的聚会活动,加上葛晨只顾着围着陈云桥打转了,早就把他这个好哥们儿忘在脑后,对长庚来说去当个电灯泡碍眼更是没什么意思。
  他跟众人道了别,脱离了人群独自走了。可他却没有往家的方向走,他抬起头四下张望了一下,眼见没有人注意他,他拐进了一条小窄胡同。自从那日为顾昀获取了第一次情报之后,长庚屡屡与顾昀课下在此会面,两人就这样谁也没发现的完成了多次的情报交接工作,这地方几乎成了他们的秘密基地。
  长庚吱呀一声推开了这扇门,外面的光投进了这间昏暗的小屋子,尘埃在这光下泛着白光,像是长庚曾在夜空中看到的那些细碎的星尘。长庚总对这个地方抱着些许欣喜,虽然这地方连接的不是什么浪漫的事儿,但是这里只属于他和他的顾老师,这份专属感,总能让他感到安心。
  “哟,今儿你来的还挺早呀。”门又响了一声,顾昀穿着一身便服走进来,他的头发懒懒散散的拢在身后,眼角有些笑意,一双桃花眼格外好看,看的长庚微微一愣。
  谁知还没等长庚说些什么,一个黑影突然在顾昀背后一闪而过。几乎是同时,他听见被消音器处理的过的枪声,沉闷而尖锐。他神色一凛,想也没想就把顾昀往旁边一扑,将将躲过袭击。门外的黑影眼看偷袭未果,一闪身借着暮色消失在了门外。
  顾昀在瞬间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他心里一紧,伸手却碰到了什么粘稠的液体,他的狗鼻子几乎在同时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长庚!”顾昀沉声喊道,“伤在哪了?”
  那一刻顾昀的心高高悬起,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像是在往他心上捅刀子。他突然一瞬间就明白了长庚看到他受伤时的颤抖和害怕。
  也就是这时候他才突然明白,原来他与他的这位学生一样,对对方有着无法与外人道的感情。这份感情有悖伦理纲常,却也理所应当。
  那些日日夜夜在他脑子里纠缠的烦恼好像突然就消失了,他才猛的发现若是自己想要拒绝,从一开始就有各种各样的办法。
  长庚被顾昀抱着,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伸出手试探的碰了碰顾昀的手,刚触碰到那有些发凉的皮肤,还没等他像往常一样缩回来,他就被顾昀反手握住了。
  长庚愣了。眼睛一时间有些发酸,险些掉下眼泪来。
  
  好在长庚躲的及时,子弹只是擦着他的袖子过去,只是躲得太快没有留意,被一旁的碎玻璃划伤了手,这才有顾昀摸到的血。
  顾昀给长庚包好了伤口,想到了刚刚自己的回应,有些不自在起来了。可是这种事哪有反悔的道理,在加上长庚明显高涨的情绪,反反复复实在是不够意思。
  “我来的路上没看见人。”长庚突然出声说起了正事,一下子把俩人从刚刚带着点粉红的气氛中拉回现实。
  “我也没有。”顾昀正色,“那就是这个人知道了我们的地址,一直在这儿等着我们。”
  “不,是等着我。”

---
太就没更新我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
我QQ865815388欢迎扩(cui)列(geng)呀。
今天在一起啦!!!!

评论(1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