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鸣千山.

十八线文手/手账er
主写:长顾(杀破狼)/黄乐(全职高手)
喜欢的人是顾昀。
梦想是被皮老师翻牌子。
努力变得优秀!

【长顾/师生】破云14

本文设定点我看!

*本文与淮上《破云》无任何关系,仅重名

  其实顾昀非常佩服长庚这种在眼前这种情况下还有心思来一把风月的人,简直稳重的不想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不过他好像忘了这个吻是他自己先挑起来了的。
         长庚心里也确实没想这么多,只是看着那人皱起来的眉眼就觉得心中郁结,同时又是说不出的好看,只想亲一亲他柔软的嘴角。谁知却得到了顾昀的回应,心里那点压抑着的欲望顷刻就将他覆盖了,管他门外是何等的凶险,家国固然大过天,而这少年人眼里只堪堪装的下一个眼前的心上人。
  顾昀面不改色的继续着这个吻,手却在背后的杂物中摸索着。
  顾昀早年在抗战中受过一次重伤,因为年纪小,又没得到及时治疗,发了一场高烧,命虽是保住了,但是却落下了顽疾,至今都有些耳目不便。他无法分辨出外面的情况,只好用口型询问着长庚:“来了几个人?”
  长庚握住他的手,微微屏住呼吸侧耳细听着外面的动静。半晌,他轻轻在顾昀手中写了个“五”。
  来了五个人。顾昀皱眉,看来他们这次的任务不只是扰乱他们的交接这么简单。
  他把长庚递过来的纸片贴身收好,握着他的手无声的站在门后。
  对方好像大有和他们耗到底的觉悟,这让顾昀心中无端的升起一股烦躁,一时间过去的混劲儿好像重新回到了他心里,此刻只想冲出去和这帮狗贼硬碰硬。只是五个人,还不必放在眼里。
  只是现在他的手里还攥着一个长庚。
  他从没把这条命看的有多重过,年幼时经历过流离失所,年少时又经历过至亲之人的去世,参军路过各处,眼见的都是战争所致的民不聊生,生灵涂炭。他也手刃过敌人,前一秒还在叫嚣的敌人下一秒就喷出滚烫的血,倒在他脚下,表情定格在狰狞的最后一秒,然后不可避免的褪去温度。
他一开始还心怀恐惧,久而久之只剩下麻木和仇恨。
  这么多年他一直谨记着老师的那句“世不可避”,想着就算有朝一日将这条命搭上也无妨,血溅沙场,也不算辜负了老师的期待和遗愿。
  谁知半路出来一个长庚,不由分说的握住了他的手,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无法放开了。他竟然有些贪生怕死起来,怕一颗子弹就那么射进他的心脏,此后就再也没有护着那孩子的力气了。
  一声枪响打破了两方的胶着,顾昀下意识的握紧了长庚,看来是敌方先坐不住了。顾昀把长庚往反方向一推,从牙齿里挤出一个字,“跑!”几乎是同时拔出枪冲了出去
  这条巷子很深,又没什么人来往,对方几乎是无所顾忌的开启了攻势。顾昀眼见对方火力一波比一波猛,内心问候了一句敌人的祖宗,感情子弹是不用他们自己掏腰包的是吧。他单枪匹马,手中子弹数量也有限,靠正面交火取胜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他一边避开几乎是擦着他身边的子弹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在着片弯弯曲曲的小巷子里兜圈,想要凭借自己对地形的熟悉绕开对方。
        可是这事情做起来并没有那么容易,敌人似乎也对这片地形熟悉的很,顾昀带着这些人兜了几圈都没能甩开他们。他调整着自己的身形,寻找着合适的开枪机会。
  只听顾昀的枪响了几声,手枪的后座力震得他虎口生疼。追兵中有几个人身形一矮,敌方有一瞬间乱了阵脚。顾昀没恋战,趁着这个机会隐身到了交叉错杂的巷子中。
        等到确定甩开了身后的追兵,顾昀这才停下来喘了口气,他这才发现右臂传来阵阵钝痛,不知道是剧烈的奔跑让他旧伤复发还是刚刚添的新伤。
  这可不能让小长庚看见。顾昀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一想到长庚,他刚刚有些平复的心跳又剧烈起来。
  他还没来得及生出那些可怕的猜测,长庚从他身后的巷子里走了出来,他下意识的把右臂往身后藏了藏。可是这点小动作怎么可能瞒得过长庚。长庚一把拽过他的胳膊,赌气似的从他身上扯下点布条,将他那不断出血的伤口包住,这才将将止住血。
长庚又气又恼,说出来的话也隐约带了点冷峻:“你何必这么殚精竭虑?”
  顾昀的神色突然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冷了下来,语气生硬的开口了:“我的老师从小告诉我,作为男人要心系天下,若盛世安康挑起一家之责,若逢乱世则担起一国之重任。我也是这么教你们的,难道‘世不可避’只是嘴上说说罢了吗?”
  这话刚出顾昀就有些后悔,这孩子会说出这种话也是的担心他,一时的气话罢了,倒是自己当真了,还训斥了他一顿,着实有些不妥。
  眼见长庚的神色有些僵硬,顾昀像是想要找补一样开了口:“我的老师是我唯一的亲人,在国共战争中去世了。”
  顾昀的语气淡淡的,像是在说一件与他毫不相干的事情,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句平淡的话背后,藏了多少少年时的眼泪和鲜血。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