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鸣千山.

十八线文手/手账er
主写:长顾(杀破狼)/黄乐(全职高手)
喜欢的人是顾昀。
梦想是被皮老师翻牌子。
努力变得优秀!

【双花】过火

-太久没写文的废人。
-数以千计的ooc。
-别打我。

张佳乐的眼睛真好看。
带着醉意倒映着满天的星辰和街边的烟火。
我一定是疯了。 孙哲平眯起眼睛,在内心嘲笑着自己才喝了半杯酒不到就变得像个娘们儿一样的矫情。
他看了一会儿,想也没想的就探身吻了过去。
张佳乐一愣,本能的举高了手上的羊肉串,然后被人吻个正着。
孙哲平闻到了张佳乐身上微微的汗味,一阵夏风吹来就散了。
好像一切都和几年前的那个夏天一模一样。

夏天总是特别容易让人热血沸腾。
尤其是那些正值青春的少年人。
张佳乐就是其中的一个,和百花在联赛里面横冲直撞。
而孙哲平的退役无疑是浇灭这把火的那盆水。
面对孙哲平的退役他什么也没说。
也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内心不爽快的堵着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他只是少有的在没有人的地方红了红眼眶。

战队旁边有个烧烤摊,一到夏天就吵吵闹闹的,聊天配着酒杯碰撞的声音一直持续到后半夜才会消失。
孙哲平临走前的那个晚上就是在那儿开了个小小的送别会。
张佳乐眨巴眨巴眼睛,甚至有一种这只是全队一起吃个夜宵的感觉。
没有人提起孙哲平手伤的事情,但是也少了很多玩闹的笑声。
就在这么不尴不尬的气氛里张佳乐不言不语地看着孙哲平喝了一瓶又一瓶啤酒。
就在孙哲平晃晃悠悠的正要拿起最后一瓶,没想到却被张佳乐提前抢了过去一饮而尽。
孙哲平愣了愣。接着烂醉的摊回椅子,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句,对不起。
周围吵闹的声音太大,张佳乐应该是没听见,但他拿烤肉的手明显顿了顿。
“你他妈的真沉。”
最后在张佳乐的抱怨中醉的如同烂泥一样的孙哲平被他抗回了宿舍。

张佳乐把一身酒气的孙哲平扔在床上就转身去了浴室,闭着眼睛听着哗啦啦的水声。
孙哲平,我该怎么办啊。他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泡沫顺着他的刘海流进了眼里,他的眼睛又红了。

等张佳乐擦着滴水的头发出来的时候孙哲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起来了。
“张佳乐,过来。”他哑着嗓子。
他听话的走过去,没想到被人直接按在了床上。
孙哲平的眼睛里全是迷糊的醉意,还有那么一点的泛红。
张佳乐好像突然明白了他内心里的是什么了。
“你醉了,放开我。”
孙哲平没理他,反而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了。
一副标准的喝醉了犯浑的姿态。
“放开我!”张佳乐的声音沉了沉。
这次孙哲平不仅没理他,还直接亲上了他的嘴,不由分说的在他唇齿间扫荡着。
张佳乐楞了。眼泪不由自主的掉下来。
这是他成年以后第一次哭出来。
孙哲平嘴里的酒味让张佳乐又醉了。
直到孙哲平的手触碰到他最敏感的部位他才猛的惊醒,他推开孙哲平就是一巴掌,打的他手掌生疼。
“孙哲平你他妈的撒什么神经??把我当姑娘了吗??”
他使劲冲孙哲平喊着,不断提高音量来掩饰着自己的心虚。
“你这么做,过火了啊!”

孙哲平就那么站着,脸上红红的,隔了半天才支支吾吾的说了一句话。完全失去了以往的霸气。
“对不起。”
“我喜欢你。”
张佳乐没吱声。
回忆嘎然而止。

孙哲平放开了张佳乐,嘴里一股子烤肉的孜然味。
“你现在怎么不打我了?”孙哲平笑的一脸欠揍。
张佳乐抬眼看了看他,自然而然的抢过他手里的最后一串羊肉,“还不是怕您老现在就在这儿办了我,社会我孙哥。”
孙哲平被他逗笑了。
“喂,张佳乐。”
“你听我说。”
“这话特羞耻特矫情,我这辈子估计就说一次了。”
“不管是过火的友情也好,未及的爱情也罢,我始终都爱你。”
张佳乐没搭理他,只是眼睛笑成了一条线,“老板再来十串!”
吃着烤串心满意足了他才笑嘻嘻的说。
“好巧我也是。”

end。

【全职高手】当你的对象变成了透明【多CP】

-内含双花/喻黄/林方/伞修/

-感觉字数都是黄少给撑起来的233333333

-ooc

1.双花
孙哲平一天醒来发现枕边空无一人。
他抬头看了看时间,平时这个点那人应该在身边睡得正香才对。
“乐乐?”孙哲平轻声叫了一声。
房间安静的仿佛空气都凝固。
“这么早跑哪去了?也不跟我说一声。“
他笑笑,起身去厨房做了一个人的早餐。
“大孙...”熟悉的声音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等等等等大孙为什么没有我的早餐!!”
孙哲平愣了。
“嗯怎么了大孙...哎哎??我变得透明了??大孙你看得见我吗?”
他顺着声音走过去,抱住了“看不见“的爱人,怀里传来真实的温度。
“看得见啊,”他深吻住张佳乐,听着他的呼吸慢慢变得急促。
“孙哲平你老流氓!”
“屁,这是早安吻。”
因为你一直,在我心里啊。

2.喻黄
某天黄少天早上起来怎么也找不到喻文州。
“卧槽队长队长队长你去哪了队长!你昨天晚上还和我一起睡来着你今天怎么就不见了!喂喂喂你们什么眼神啊我和队长是那种关系吗!我们是纯洁的革命友谊好吗!睡觉的睡一个房间而已!不过如果是队长要求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也不是我主动的...我也不是不愿意哎呀队长你在哪快出来快出来快出来%¥$`^”
蓝雨的大家表示虽然队长不见了是件很可怕的事但是黄少天的嘴才最可怕。
“喻队快出来把黄少带走吧简直亚历山大啊。”此时大概不止郑轩一个人这样想。
“少天,别吵。我不是在这里吗。”喻文州温和的声音终于出现。
“啊?队长你在哪我看不见你啊你怎么了变透明了吗?会隐形啊这个技能好这样我们就能偷偷去别的战队去偷看他们的...”
黄少天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柔软的嘴唇堵住,舌尖带着喻文州特有的温柔。
黄少天脸红了。
蓝雨队员表示这样很好,不用听黄少啰嗦也不用看到什么虐狗的场面。

3.林方
兴欣战队。
“哎你们有没有看见老林啊他昨天就说来找我的。“方锐一大早的就开始问。
“呵.老夫怎么闻到一股酸臭味呢,叶不羞是不是你泡面馊了?”魏琛故意的抽了抽鼻子。
方锐犯了个白眼,选择无视,掏出了手机拨通了林敬言的电话。
“林敬言大大啊你这可就不对了你可是说的是昨天啊我今天怎么还没看见你。”还不等对方说话方锐就开始说了起来,一旁的叶修差点以为黄少天走错了门。
“.....方锐大大我就在你面前啊。”林敬言的声音果然真真切切的在网吧里响起。
“哟职业选手群里说的变透明原来你也赶上了?这下可符合你的猥琐风格了啊,怎么着准备偷看我们妹子洗澡?还是偷看我们?”方锐一愣,接着打趣道。
“嘿嘿这倒不会,不过呢,可以干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林敬言的声音带着笑意突然出现在方锐耳边,温热的鼻息搔的方锐耳根一阵痒,“再说了,你在床上的样子我都看过了还看什么洗澡?是吧方锐大大。”
“啧,恋爱的酸臭味。”
兴欣的各位表示如果听不到声音看不到方锐红的要出水的脸就更好了。

4.伞修
嗯你要问叶修对象变得透明了这么办?
“哥的对象一直是透明的啊。”他狠狠地吸了口烟又缓缓吐出去,带着不明的笑意看向空中,“但是他一直都在呢。”




啧tag只能打十个orz
想看啥cp评论我明天试试看(・ิϖ・ิ)っ多谢看到这儿(・ิϖ・ิ)っ

[双花][圣诞]你的胸口属于我.[双花深夜60分]

-双花

-圣诞梗,有是兴起随便写.

-私设出没,ooc不定

-圣诞快乐w

圣诞节。

因为有张新杰所以训练时间规律的不行的霸图也在这天仁慈的放了假,作为一段时间训练的总结和调整。而对张佳乐来说,却一点都不开心。他是职业圈里的大神,但在那些不懂荣耀的人眼里,他不过是一个游戏打的很好的宅男。

其实张佳乐很不喜欢别人叫他宅男,毕竟他除了打打荣耀之外也会养养花研究研究厨艺什么的。但是他自己都不可否认的,他的确是具有大多数宅男的共同点——没有女朋友。

所以圣诞节即使是放假他也不开心,街上的情侣一对一对的虐狗而他只能对着电脑打着游戏,官方也没有错过这次机会,如期推出了不少圣诞活动,但是对张佳乐这样的职业选手来说,不过是几个小时便全部完成了。 看着独属于他的百花式打法,满屏绽放的弹花,他突然想起一个人。

一个陪着他走过很长时间的人,孙哲平。

自从孙哲平退役之后两人在私下也有过不少交往,孙哲平手伤退役,却一直关注着荣耀,关注着百花,关注着独自一人扛起了百花的张佳乐 ,关注着为了心中的荣耀不惜背负骂名的张佳乐。 自从孙哲平宣布复出并加入义斩之后,两人在联赛里相遇,没有太多的话,只是用最认真的态度,给了对方最大的尊重。百花没有夺冠,而那一次的霸图也没有夺冠,也许下一届,甚至下下届,霸图会一次又一次的夺冠,会把之前运气欠张佳乐的所有冠军都还给他,但是那时站在他身边与他分享那份荣耀的,再不可能是孙哲平,而百花缭乱身边也不可能再有落花狼藉。

属于两个人的双核时代,结束了。

张佳乐揉了揉鼻子,思绪回到很多年以前的圣诞节,那时还穿着百花的队服,结束了圣诞任务的两人跑上大街,在圣诞的气氛里打打闹闹。

“嘿乐乐你过来你看这个像不像你!”孙哲平指着街上的圣诞海报笑着说。张佳乐呼出一口气,白烟在灯光下缓缓升起,“圣诞老人像我?!我可没有圣诞礼物送你。”

“不是,我是说这个——”大孙一本正经,伸出修长好看的手指一点,“麋鹿,像不像你?” 身为南方人的张佳乐在这冬天的寒风里穿的像个球,在围巾的包裹下露出的半张脸,鼻头被冻的通红,的确和那个卡通麋鹿有几分相似。

“那孙哲平你就像圣诞老人。”张佳乐皱眉,接着眼底就漫出笑意,“我的圣诞礼物呢?”说着带着期待的目光看着他,脑后的小辫子也一翘一翘的。

孙哲平笑了笑,伸出手招呼张佳乐走近一点,他不明所以的走过去,就被对面的人抱在怀里,带着他独有的霸道气息,在张佳乐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带着温度的吻。张佳乐楞在原地,心跳像是漏掉了一拍,瞬间又被狂喜占满。

“你想要的圣诞礼物。”孙哲平放开了张佳乐,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孙哲平你别想就这么糊弄我——”张佳乐笑着对他大喊,伸出手隔着厚厚的衣服在他胸口锤了一拳。

这里,你的胸口,属于我。

张佳乐没有说出来,但在他自己没有发现的时候眼神就已经出卖了他。

上天像是愚弄他们一般,那个圣诞节之后,双花便失去一半,只剩下一个人的孤军奋战。

手机在嗡嗡作响,把张佳乐的思绪拉回眼前。额头似乎还有那天的温度,带着双方不愿说破但又炽热的感情。

他随手划开手机,一条信息跳进眼底。

“圣诞快乐。”

一条平淡无奇的短信本该淹没在成堆的千篇一律的消息里,而这一条却在他的眼睛里不断放大再放大。

“发件人,孙哲平。”

张佳乐哑然失笑,心里的那点小情绪似乎消失了很多。

“怎么,你又想孙哲平呢?”从他身边过去的林敬言看着他一脸春风的摆弄着手机,忍不住揶揄了几句,故意在空气中吸了吸鼻子,“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去你的,方锐没理你?我不信。”张佳乐从心底绽放出一个笑,从椅子上窜起来夺过林敬言的手机,正好是一条短信,“我看看——哟,祝林敬言大大圣诞快乐。”

好像一切也没有那么糟。

[完]

-

今天不开心.所以没有伞修的更新.(才不是因为没有脑洞了)

正好圣诞所以来个双花

噫好像和今天的深夜60分重合了哎.

有点短,写着玩吧.

么大圣诞快乐.

依旧是个题目废.

话说要怎么艾特主页菌?[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