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鸣千山.

十八线文手/手账er
主写:长顾(杀破狼)/黄乐(全职高手)
喜欢的人是顾昀。
梦想是被皮老师翻牌子。
努力变得优秀!

【双花】过火

-太久没写文的废人。
-数以千计的ooc。
-别打我。

张佳乐的眼睛真好看。
带着醉意倒映着满天的星辰和街边的烟火。
我一定是疯了。 孙哲平眯起眼睛,在内心嘲笑着自己才喝了半杯酒不到就变得像个娘们儿一样的矫情。
他看了一会儿,想也没想的就探身吻了过去。
张佳乐一愣,本能的举高了手上的羊肉串,然后被人吻个正着。
孙哲平闻到了张佳乐身上微微的汗味,一阵夏风吹来就散了。
好像一切都和几年前的那个夏天一模一样。

夏天总是特别容易让人热血沸腾。
尤其是那些正值青春的少年人。
张佳乐就是其中的一个,和百花在联赛里面横冲直撞。
而孙哲平的退役无疑是浇灭这把火的那盆水。
面对孙哲平的退役他什么也没说。
也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内心不爽快的堵着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他只是少有的在没有人的地方红了红眼眶。

战队旁边有个烧烤摊,一到夏天就吵吵闹闹的,聊天配着酒杯碰撞的声音一直持续到后半夜才会消失。
孙哲平临走前的那个晚上就是在那儿开了个小小的送别会。
张佳乐眨巴眨巴眼睛,甚至有一种这只是全队一起吃个夜宵的感觉。
没有人提起孙哲平手伤的事情,但是也少了很多玩闹的笑声。
就在这么不尴不尬的气氛里张佳乐不言不语地看着孙哲平喝了一瓶又一瓶啤酒。
就在孙哲平晃晃悠悠的正要拿起最后一瓶,没想到却被张佳乐提前抢了过去一饮而尽。
孙哲平愣了愣。接着烂醉的摊回椅子,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句,对不起。
周围吵闹的声音太大,张佳乐应该是没听见,但他拿烤肉的手明显顿了顿。
“你他妈的真沉。”
最后在张佳乐的抱怨中醉的如同烂泥一样的孙哲平被他抗回了宿舍。

张佳乐把一身酒气的孙哲平扔在床上就转身去了浴室,闭着眼睛听着哗啦啦的水声。
孙哲平,我该怎么办啊。他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泡沫顺着他的刘海流进了眼里,他的眼睛又红了。

等张佳乐擦着滴水的头发出来的时候孙哲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起来了。
“张佳乐,过来。”他哑着嗓子。
他听话的走过去,没想到被人直接按在了床上。
孙哲平的眼睛里全是迷糊的醉意,还有那么一点的泛红。
张佳乐好像突然明白了他内心里的是什么了。
“你醉了,放开我。”
孙哲平没理他,反而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了。
一副标准的喝醉了犯浑的姿态。
“放开我!”张佳乐的声音沉了沉。
这次孙哲平不仅没理他,还直接亲上了他的嘴,不由分说的在他唇齿间扫荡着。
张佳乐楞了。眼泪不由自主的掉下来。
这是他成年以后第一次哭出来。
孙哲平嘴里的酒味让张佳乐又醉了。
直到孙哲平的手触碰到他最敏感的部位他才猛的惊醒,他推开孙哲平就是一巴掌,打的他手掌生疼。
“孙哲平你他妈的撒什么神经??把我当姑娘了吗??”
他使劲冲孙哲平喊着,不断提高音量来掩饰着自己的心虚。
“你这么做,过火了啊!”

孙哲平就那么站着,脸上红红的,隔了半天才支支吾吾的说了一句话。完全失去了以往的霸气。
“对不起。”
“我喜欢你。”
张佳乐没吱声。
回忆嘎然而止。

孙哲平放开了张佳乐,嘴里一股子烤肉的孜然味。
“你现在怎么不打我了?”孙哲平笑的一脸欠揍。
张佳乐抬眼看了看他,自然而然的抢过他手里的最后一串羊肉,“还不是怕您老现在就在这儿办了我,社会我孙哥。”
孙哲平被他逗笑了。
“喂,张佳乐。”
“你听我说。”
“这话特羞耻特矫情,我这辈子估计就说一次了。”
“不管是过火的友情也好,未及的爱情也罢,我始终都爱你。”
张佳乐没搭理他,只是眼睛笑成了一条线,“老板再来十串!”
吃着烤串心满意足了他才笑嘻嘻的说。
“好巧我也是。”

end。

【薛晓薛】七月十五中元节

-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七月十五中元节,鬼门开。
白雾把本就凄凉的义城装扮的更加鬼气森森,一片荒芜间唯一带有生气的就是在齐腰的野草堆里叫着的夏虫,却也无端的平添几分诡异。清冷的月色映出一个青年的身影,他束起长发,发带和额前的碎发偶尔被风吹起,露出一张年轻而英气的脸。他呆坐在地上,身旁一壶酒,自饮自酌,似乎在等什么人。
夜色越发的深了,青年突然笑了笑,露出一对好看的虎牙。
一阵异风在他身侧绕了两绕,他仰头灌下最后一杯酒,不做掩饰的狂笑了起来,目光看向面前的空气却始终没有落点。
“晓星尘你不是最爱管闲事最爱当老好人了吗??怎么到现在都不肯再给我一颗糖?”
薛洋有些喝醉了,声音带着沙哑。
薛洋自问一生作恶无数从不后悔。
直到手里最后那颗糖变质。
“啪”的一声,一颗糖掉落地上的声音。
薛洋愣了。
身边的风平静下来,刮过一片乌云投下阴影挡住了薛洋脸上的神色。
义城。
明月,清风,再无晓星尘。

END

【伞修】没有题目那个.完结HE

-伞修

-没有肉没有肉没有肉

-ooc以及我没有弃坑

-完结

叶修没有反抗的接受了苏沐秋的欲望,疯狂的情欲带着些深爱的味道折磨着叶修直到他昏睡过去。

叶修赤裸着上身醒来的时候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连余温都没有残存,只有身上的吻痕和一扭腰带来的疼痛告诉他刚刚不只是一场梦。

不是一场被生死隔开的春梦。

叶修勉强爬起来穿戴好衣服,摇摇晃晃的走下楼,看到苏沐秋拿着三人份的早餐对他笑。

和他过去不同的脸上却有着同样耀眼的笑容,耀眼得模糊了时间。

眼前的少年已经在过去死去,眼前的少年仍未死去。

”哟,今天怎么对哥这么好还给我买早餐?“叶修不客气的拿过吃了起来。

“这不是补偿你吗,我还担心你下不来床呢。”苏沐秋打开自己的那一份揶揄道,“沐橙呢,给她的。”

“还没醒呢吧,昨天去找楚云秀逛街玩累了。”叶修嘴里含着早点声音变得有些模糊不清,“嗯你还不知道吧,后来又有很多职业战队和职业选手,你要不要也一起?”

让他们看看,这份迟了十年的精彩。

“不了。”苏沐秋咽下最后一口包子,带着苦笑无奈的站起来看向叶修,“今天是第七天了,我该走了。”

“去哪?”

“你不好奇为什么我还会回来吗?“
“说了你可能不信,有着这些记忆的苏沐秋是最后一次出现了。”
“本来还想趁着这几天好好撩撩妹逛逛这城市什么的,结果还是栽你丫手里了打了七天荣耀。”

苏沐秋自顾自的说着,刻意不去看叶修的眼睛。

“哥可是要走了该转世投胎了啊,喝了孟婆汤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作为公平你也忘了我吧。“

从此无论人间还是地府都无苏沐秋。

叶修吃干净早饭抹了抹嘴点起一根烟,白烟模糊了苏沐秋的视线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包子凉了让沐橙热热再...”

“苏沐秋,”
“我喜欢你。”

叶修没头没脑的吐出这么一句话打断了他的话。

苏沐秋沉默了一会,身形在空气中变浅最后消失不见。
“我当然知道啊。”

孟婆桥。

苏沐秋没有犹豫的接过那碗孟婆汤一饮而尽,脑海里的记忆像走马灯一样播放着。

十五岁的那年夏天开始。

“我叫苏沐秋,这是我的妹妹苏沐橙。“

“我是叶修。”

“竞技场来一把?”

“走着,哥会怕你?”

最后定格在他转身之前,叶修那句。

“我喜欢你。”

记忆清零之前,他似乎听到有人在问。

“你后悔遇见他吗?“

不后悔。

但若是有来生,愿永生不相见。

因为我不想再看见,你的眼里再有流泪,不想看见你总是喷着垃圾话的嘴里再说出绝望的话。

因为我,喜欢你。

【完】

又卡了很久我实在写不出来h哭哭.

所以强行没有肉.

我说过会he而且我真的没有弃坑x

感觉这下看得人更少了哭哭.

我过几天起个题目x

晚安:D



【全职高手】当你的对象变成了透明【多CP】

-内含双花/喻黄/林方/伞修/

-感觉字数都是黄少给撑起来的233333333

-ooc

1.双花
孙哲平一天醒来发现枕边空无一人。
他抬头看了看时间,平时这个点那人应该在身边睡得正香才对。
“乐乐?”孙哲平轻声叫了一声。
房间安静的仿佛空气都凝固。
“这么早跑哪去了?也不跟我说一声。“
他笑笑,起身去厨房做了一个人的早餐。
“大孙...”熟悉的声音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等等等等大孙为什么没有我的早餐!!”
孙哲平愣了。
“嗯怎么了大孙...哎哎??我变得透明了??大孙你看得见我吗?”
他顺着声音走过去,抱住了“看不见“的爱人,怀里传来真实的温度。
“看得见啊,”他深吻住张佳乐,听着他的呼吸慢慢变得急促。
“孙哲平你老流氓!”
“屁,这是早安吻。”
因为你一直,在我心里啊。

2.喻黄
某天黄少天早上起来怎么也找不到喻文州。
“卧槽队长队长队长你去哪了队长!你昨天晚上还和我一起睡来着你今天怎么就不见了!喂喂喂你们什么眼神啊我和队长是那种关系吗!我们是纯洁的革命友谊好吗!睡觉的睡一个房间而已!不过如果是队长要求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也不是我主动的...我也不是不愿意哎呀队长你在哪快出来快出来快出来%¥$`^”
蓝雨的大家表示虽然队长不见了是件很可怕的事但是黄少天的嘴才最可怕。
“喻队快出来把黄少带走吧简直亚历山大啊。”此时大概不止郑轩一个人这样想。
“少天,别吵。我不是在这里吗。”喻文州温和的声音终于出现。
“啊?队长你在哪我看不见你啊你怎么了变透明了吗?会隐形啊这个技能好这样我们就能偷偷去别的战队去偷看他们的...”
黄少天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柔软的嘴唇堵住,舌尖带着喻文州特有的温柔。
黄少天脸红了。
蓝雨队员表示这样很好,不用听黄少啰嗦也不用看到什么虐狗的场面。

3.林方
兴欣战队。
“哎你们有没有看见老林啊他昨天就说来找我的。“方锐一大早的就开始问。
“呵.老夫怎么闻到一股酸臭味呢,叶不羞是不是你泡面馊了?”魏琛故意的抽了抽鼻子。
方锐犯了个白眼,选择无视,掏出了手机拨通了林敬言的电话。
“林敬言大大啊你这可就不对了你可是说的是昨天啊我今天怎么还没看见你。”还不等对方说话方锐就开始说了起来,一旁的叶修差点以为黄少天走错了门。
“.....方锐大大我就在你面前啊。”林敬言的声音果然真真切切的在网吧里响起。
“哟职业选手群里说的变透明原来你也赶上了?这下可符合你的猥琐风格了啊,怎么着准备偷看我们妹子洗澡?还是偷看我们?”方锐一愣,接着打趣道。
“嘿嘿这倒不会,不过呢,可以干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林敬言的声音带着笑意突然出现在方锐耳边,温热的鼻息搔的方锐耳根一阵痒,“再说了,你在床上的样子我都看过了还看什么洗澡?是吧方锐大大。”
“啧,恋爱的酸臭味。”
兴欣的各位表示如果听不到声音看不到方锐红的要出水的脸就更好了。

4.伞修
嗯你要问叶修对象变得透明了这么办?
“哥的对象一直是透明的啊。”他狠狠地吸了口烟又缓缓吐出去,带着不明的笑意看向空中,“但是他一直都在呢。”




啧tag只能打十个orz
想看啥cp评论我明天试试看(・ิϖ・ิ)っ多谢看到这儿(・ิϖ・ิ)っ

【黑花】牵丝戏

-黑花

-听了牵丝戏的脑洞.

-乱七八糟.ooc不定.

00.
他们最应该在一起,他们最不该在一起。

01.
肮脏的血迹染红了衣服。
他不顾一切吻上他的嘴,轻易撬开他的牙关,手指不规矩的滑进衣服。
他仰起头尽力回应着,伸手抱住他的脖子,把这个吻加深。
口腔里浓郁的血腥味,彼此身上可怖的刀口,在身上肆意游走挑逗的手。
危险而淫乱。
彼此都深知是死局,仍然选择万劫不复。
摄人心魂,从此种下无形的情蛊。
蛊惑人心。

02.
“你们两个早晚有一天会被对方害死。”
他嗤之以鼻,耍小孩子脾气一般揽过那人腰直接吻了下去。
墨镜下被掩盖住了不曾被他人看到的疲惫。
这样简单的道理他又怎么会不知。
戏台上他侧身一挥云袖,一颦一笑便迷得众人醉。
戏台下他只手翻云覆雨,看遍生死人命轻如草芥。
只因一笑便心甘情愿。

03.
他喘着粗气伸手摘下那人墨镜,随便挑起一个笑狠咬住他的嘴唇,新鲜的血腥味刺激着口腔。
“黑爷,做吗?”
白皙的皮肤映着鲜血,妖孽而罪恶。
轻易地撩起欲望。
他粗鲁的褪去他的衣服,他也抬起腰迎合。
战火充耳不闻。
“花儿爷,恭敬不如从命。”
褪去了墨镜的双眼带上野兽般的欲望。
没有退路的疯狂。

04.
他是一个被他控制在鼓掌间的玩偶。
被他牵动着舞步如飞。
他做他的玩偶,换来他给他的身体。
一次一次霸占他的身体,妄想情欲充当深爱。
那人在勾栏里演尽别人的悲欢离合。
玩偶在三寸红台演尽他的喜怒哀乐。
只是唯一可惜的,玩偶以为那牵引之人从不知他心意。
玩偶刻意藏起了心。
由你支配,怎敢言累。

05.
他嘴里发出压抑过的喘息,染上情欲的精致的脸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诱惑。
“瞎子。”他一手抱住他的脖子留下最后的温存,两舌交织缠绵。
另一只手从身后摸出一把手枪,抵在他胸口上。
“砰。”
血花飞溅,炽热的鲜血带着他的温度。
玩偶从此倒下。
到头来,冰凉的寒冬里还是只剩舞布偶的一人。
深夜用你的鲜血取暖。
黎明落下一滴滚烫热泪。

06.
他握住他持枪的手。
感觉到了一刹那的颤抖。
那么,足矣。

[画风无比清奇]强迫症and大小眼

-画风无比清奇

-张王[张新杰x王杰希]

-ooc成吨.

-雷慎入

王杰希是大小眼。
张新杰是强迫症。
——于是全联盟都好奇他俩是怎么走到一块去的。

故事要从苏黎世那次世邀赛开始说起。

叶心脏表示并不知道是谁分的房间,竟然让张新杰和王杰希分在了一起。

这两人的名字摆在一起就让所有人闻到了空气中微弱的血腥味。

好在王杰希是个作息还算规矩的人,在休息时间上并没有给张新杰带来多大的困扰。

但是张新杰表示,每天早上醒来看见两个大小不一样的眼睛一整天都不会好。

“嗯...王队.”张新杰忍不住了,推了推眼镜,“根据我这几天对你的观察表明,只要你睡觉前面朝右侧你就不会醒来的时候脸朝向我。”

王杰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后来国家队员表示张新杰一直盯着王杰希看个不停,而王杰希却不敢面对他。

由戴妍琦率领的一波腐女嗅出了空气中有些不一样的味道。

虽然事后张新杰说那是因为他无论如何都想努力找个办法让他的大小眼对称。而王杰希,自然是被张新杰的话提醒了。

而这些看似“正常”的逻辑经由以戴妍琦为首的腐女一手,完全变了个味,连众多男职业选手也不免受到侵蚀。

“啧这你就不对了,老韩可是在国内好好的带霸图呢。”叶心脏是第一个。

“张副队你这眼神很不对很不对啊,你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态度去看待王杰希的啊,虽然人家大小眼吧但你也不能这样的目光吧,虽然石不转是个神级角色可是终究是个奶啊王不留行操起扫把就跟你pkpkpkpkpk啊,不是我说你你看我和队长...%¥^`¥#”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黄姓少年说着。

“少天,别闹,吃秋葵了。”喻文州笑着带走了那个黄姓少年。

“哎呦呦,张新杰大大,你可以不能这样啊。老韩他...”方锐眯着眼睛。

“前辈,韩队...辛苦。”

“队长的意思是韩队在国内带霸图很辛苦。”一个人和他的翻译器这样说道。

韩文清在相隔很远的中国某地打了好几个喷嚏。

王杰希表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于是就在这样的喧闹中,他们俩走到了一起。
听说最近张新杰的电脑里多出来很多关于美瞳的资料。
听说最近王杰希多了一个习惯那就是戴眼罩睡觉。

[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一个斗表情包的产物.

别打我.

[伞修]没想好题目就兴起随便写一个玩4.HE

-伞修.重生

-今天的ooc成吨慎入

-肉渣

“阿修。”

这个熟悉的称呼叶修很久都没有听到了,他被圈进一个怀抱,温暖而真实。这并不很宽阔的胸膛似曾相识,他像是有些贪恋这温度一般靠了上去。

在寒冬里,那是叶修眼前唯一的热源。

“咳。”旁边的苏沐橙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让叶修很快反应过来。他有些不自然的点上一根烟,深吸了一口,缓缓吐出白烟:“真冷啊..哥都快冻散架了...”苏沐橙浑身颤抖着附和。

苏沐秋在旁边张了张口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他把外套脱下来给沐橙披上,而后默默走到叶修身后,伸出被冻得有些发红的双手。

伸进了叶修的衣领里。

“真暖和。”他忽视掉叶修的惊叫和一声骂娘,满意的发出猫一般的哼声。

苏沐橙在一旁笑到眼泪都有些溅出。

从墓园回来的苏沐秋就发烧了。他没想到这幅身体这么不禁冻,他打着喷嚏埋怨起孟婆来。

“也不知道给我找个好的,真没想到我这死过一次的人还会得感冒,这叫什么事儿啊。”苏沐秋皱眉。

而他还没忘了那个约定,时间不早了。

到了春节的倒数第二天,苏沐秋的病情在叶修和沐橙的照料下好了不少,于是沐橙就安心的和陈果去逛街,只剩下叶修一个人一边打着荣耀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苏沐秋聊着天。

“你不回家?就一直赖在哥的网吧混吃混喝?”叶修叼着烟,“上次在那个哪儿的时候,要不是你把衣服给了沐橙你也不至于生病,这次就算哥..”

“阿修。”苏沐秋笑笑,打断他的话,拿开他嘴里的烟,转过他的脸吻了上去,用舌头撬开他的牙关在他嘴里肆意妄为,烟味很快弥漫在两人的口腔里,呛得苏沐秋咳嗽了几声。但手指却不安分的滑进他的裤子,在他敏感的位置来回游走。

“嗯..嗯?”这个吻霸道的容不得叶修的一点挣扎,“沐...沐秋?”他喉咙一紧,被那人挑逗起来的充满欲望的眼睛突然蔓起一层水雾。

“我回来了。”苏沐秋看着叶修露出了一个笑。

窗外阳光照进屋子,映在他年轻的脸上。

“阿修,我好想你啊。”他轻轻咬住叶修的耳垂,声音低沉而性感,“我,好想要你啊。”

-TBC

卡肉了...

我一个叶all为什么要写伞修的h?【沉思】

大概因为我内心已经模糊了攻受概念x

所以这是第一次啊x

没想到看的第一篇伞修h竟然是自己写的.

所以才说ooc成吨.【冯主席捂心脏.jpg】

[伞修]没想好题目就是兴起写一个玩3.HE

-伞修.重生.ooc不定

-为了证明我真的没弃坑quq

-时间有点久了还有人记得吗quq

很快叶修就很快和这个似曾相识的人熟络了起来,线上一起在荣耀的世界里掀起腥风血雨,让所有会长都头疼不已——君莫笑的身边又多了一个有力的帮手,而且每次的ID都不同,不着痕迹的和君莫笑打着配合,冷不丁的冒出来一手带走了他们辛苦刷出的boss。

ID和装备不断换来换去,但是这马甲的职业从来都是只有神枪手这一个。一时间让众多工会对神枪手这个角色充满了厌恶和胆颤,甚至就连轮回公会也被感染了些。
“不试试别的吗?”叶修叼着根烟,侧着脑袋看向旁边的人,但手上的操作却没停。

“别的也行,但还是神枪手玩着最顺手。”苏沐秋含糊的随口应了一句,对着远处抬手就是一枪。

叶修一愣神,手上少有的出了个差错,耳边自然少不了苏沐秋的喊叫,“嘛呢你认真点!这轮没准还能再刷个记录呢!”

“你真像我以前认识的一个朋友。”叶修灭了烟,笑道。
带着耳机的苏沐秋一心沉浸在荣耀中,似乎并没有听见叶修的话,自然也就没看见男人脸上闪过的略带疲倦的神色。

两个在电脑前没命的玩着游戏的背影,空气中充斥着熟悉的烟味,两双灵巧的双手上下翻飞,打着娴熟的配合——让苏沐橙眼眶一热,拼命忍住了几乎脱口而出的那声“哥哥”。

只有屏幕上的日历还在近乎残酷提醒着她。

每当叶修问起那人的名字,对方都会打个哈哈过去,只是一直说着自己姓苏。

那一夜叶修又是在抢完boss随便躺在床上睡去,只是醒来的时候身上多了一件大衣。“沐秋,别走。”刚刚清醒的叶修少见露出一些平日里见不到的软弱,嘴里哼哼着说了什么话,让电脑前的人愣住了。

故人入梦,一夜并无安眠。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春节过了一大半。

那天叶修起了个大早,少有的一改颓废的样子穿上了有些正式的衣服。

“要出门?”苏沐秋随口问。

“嗯,去看一个老朋友了,”说着叶修扬了扬手里的黑袋子,“过年了嘛,要一起吗?还想把你介绍给他认识呢。”

“好啊。”

南山公墓。

那并不是一座新坟,照片上的少年眉眼如初笑容灿烂,尽管是黑白依然遮不住青春的流光溢彩。

“苏沐秋”三个字带着烫金印在冰凉的石碑上。

“沐秋啊,这回哥得了总冠军,你又超越不了哥了... ”苏沐秋看着叶修和死去的自己说起了他的生活,突然很想抱住他。

“我在这里,我听得到,阿修。”

-TBC
我真的不弃坑quq

话说最近打算完结可能会有肉?

【瓶邪】元旦-

新年了。

那日从长白下山之后,吴邪便敛了眉眼间的戾气,拉着张起灵的手隐居深山,下了一场千年雨,洗去了铅华荣辱,撇开了谜团深渊。

吴邪很喜欢这里,这里的人们热情而淳朴,总是在过节的日子送上自家新做的饭菜,让厌倦了尔虞我诈的吴老板心头一暖。

而张起灵也在看向这些村民的眼神里带上了少有的温度。

这不是张起灵第一次和别人在一起过新年。只是有太多在黑暗中没有人的新年冲淡了记忆。

他只记得每过一年他就会在墙上画一道,波澜不惊的眼眸看向远处浓重的黑暗,难得露出了些许的期待。

“小哥,快过来,尝尝这个饺子。”

吴邪的声音被岁月侵蚀带上了沙哑,但在张起灵回过头的那时,十年便如过眼云烟,不动声色的抹去了痕迹。

“好。”他难得的露出一个笑,张开嘴吞下了吴邪递过来的饺子。


怎么这么短QAQ

太久太久太久太久没写瓶邪了手生了x

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