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鸣千山.

十八线文手/手账er
主写:长顾(杀破狼)/黄乐(全职高手)
喜欢的人是顾昀。
梦想是被皮老师翻牌子。
努力变得优秀!

【长顾/师生】破云3

本文设定点我看!

*本文与淮上《破云》无任何关系,仅重名

  长庚本来是想扶顾昀起来,结果来了这么一出。他一惊,直接撒手又把顾昀扔回了椅子。
  “嘶...”顾昀跌回椅子,一下子吃痛,让他清醒不少。他心知自己办了错事,但眼下这个尴尬的局面也不好道歉,只好含含糊糊的想要开口把这事糊弄过去:“那个啥...长庚你快回去吧,晚了父母会担心的,老师没事。”
  长庚显然是还没从刚刚的惊吓里缓过来,他木呆呆的点点头,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顾昀家。
  顾昀在心里狠狠骂了自己一句,你说的你干的这是什么事。
  
  长庚站在自己家门口才缓过劲来,他猛的一下烧红了脸。
  我这是...和顾老师接吻了吗?
  十七岁的少年长庚从来没尝过那男女之事,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碰过,更别说和什么人接吻了。
  长庚此时忽略了顾老师的性别问题,只顾着回顾刚刚那个“吻”。
  长庚唇上似乎还有那柔软的触感,甚至还能闻见顾昀身上的酒味。
  
  这番有些桃色的经历让长庚转转反侧,好容易昏昏沉沉睡去,谁知那惹了事端的顾昀又入了少年的春梦。
  长庚带着低沉的喘息醒来,身下是揉成一团的床单,睡裤也粘糊糊的裹在身上。他惶恐的用被子捂住脸,一闭上眼却又看见了刚刚的梦境。
  他梦见顾昀的眼睛带着深深的醉意,眼下的痣红的像是刚被人用血点上去的。他轻轻抱住顾昀,轻舔着他的眼角那点被逼出来的生理泪水...他赶紧岔开了思路,不敢再想了。
  他常听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难道他当真是想对他的老师做一些不轨之事?
   长庚不敢再想下去了,小心翼翼的将这份心事藏了起来。
  
  转眼就过完了年,学生们也纷纷返校了。好像一切看上去都和往常无差,只不过课间闲谈的内容多了一份这几日的新奇见闻。
  唯有长庚感到坐立难安,上课时目光都躲躲闪闪,不敢与顾昀有任何眼神接触,却又忍不住用余光瞥他,只有在顾老师转身写板书时才敢明目张胆的看上几眼。
  顾昀说到底还是比长庚大上了七八岁,人情世故也比这毛头小子要看得透彻的多,早就把长庚心里那点小心思摸了个清。他只当是自己喝醉撒酒疯的那个"吻"惹了事端,却没想到还有误入少年春梦这一环节在添油加醋。顾昀心下叹了口气,一个劲儿骂自己畜生。
  
  长庚似乎在那一夜之间初识了“情”字,晚开的情窦也开始在心中慢慢发芽。但伦理纲常在上,顾昀又是男子,如此大逆不道的妄想让他心生惶恐。 长庚还在盯着顾昀的背影出神,谁想到顾老师一个转身,正好和他的视线对上了。
  长庚吓了一跳,像是被这道目光灼伤了一样飞快错开视线,装作如无其事的环顾四周。好在周围的人都在奋笔疾书,无人注意到长庚的动静,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胸口传来擂鼓般的心跳。
  长庚私下打量着这些同龄人,一下子捕捉到了葛晨总是飘向陈云桥,却又躲躲闪闪的视线,他好像一下通晓了这点少年人的人情世故,勾了勾嘴角默不作声。
  
  窗外的桃花正开的好,教室里的学生低头匆匆忙忙的写着什么,偶尔会在抬头的间隙里偷偷摸摸的看一眼自己的心上人,这是每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都会做的事情。他们在心里放了一朵小花,若是视线对上了,这朵小花就摇摇晃晃的在惶恐和喜悦中盛开了。
  这是1946年的初春。
  
  ——
  下一章开始进入剧情。
  感觉很多地方不由自主就用了甜甜原著梗了。
  今天高考去了超开心所以更文了x
  没有存货了。明天之后就要现写现更了x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