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女朋友的鹤鸣千山.

十八线文手/手账er
主写:长顾(杀破狼)/黄乐(全职高手)
喜欢的人是顾昀。
梦想是被皮老师翻牌子。
努力变得优秀!

【长顾/师生】破云7

本文设定点我看!

*本文与淮上《破云》无任何关系,仅重名

顾昀这伤在右臂上,虽有些行动不便,但也没到残废的地步,结果还是不情不愿的被这帮孩子架到了家里。长庚半抱着他,一手环在他的腰旁,另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护着他的伤臂。
这个姿势若即若离,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长庚的手总是能轻轻蹭过顾昀的腰,手心炽热的温度透过衣衫扑到顾昀身上。加之刚刚的表白,无端让两人着看起来自然亲密的姿势平添了一股暧昧。
这顾某人平日里净爱闲来无事时与小姑娘调笑,谁知此时倒是良心有些发现,不自在起来了。他轻轻的扭了两下,想就此不着痕迹的从长庚这个半包围的姿势中溜出来,没料到长庚竟然将手稳稳的环在顾昀腰上,将之前若即若离的暧昧一下落实了。
顾昀暗暗倒吸了口气,心说这小兔崽子真是越发胆大了。却没发现长庚这一手“流氓”耍的和他倒是一脉相承。

长庚没想那么多,反正该说不该说的都说了了,即使顾老师会因此疏远他,此刻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这时候何必不多和老师亲近亲近呢。

葛晨和陈云桥把他俩送到家门口,简单寒暄了几句就要离开。葛晨没把那俩人的关系往别处想,只知道长庚向来与顾老师更加亲近一些,也便放下心来,拉着陈云桥就想走。而陈云桥到底是个女孩子,要比男孩子细致些,走之前又匆匆说了几句话,无非是要长庚注意照顾顾老师之类的。

顾昀虽然嘴上没说什么,自己也觉得这点皮外小伤不值得这样兴师动众,可这心里还是被这些孩子触动了几分,这时候听着女孩儿的三言两语,更是心里软成了一片。

等顾昀感动完了,他开始觉得自己要完了。

葛晨跟陈云桥走了之后,这屋子里就剩下他跟长庚了。长庚正在厨房忙着,顾昀在外屋想着事,一时间俩人谁也没说话,各自心怀鬼胎的沉默着。

“老师,吃饭了。”长庚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饭走了出来,他看了看顾昀的伤臂,似乎有些犹豫,但还是说了出来,“...还是我喂你吧。”说着就用勺子盛起一勺饭菜,小心翼翼的递到顾昀嘴旁,眼神躲躲闪闪,不太敢正视那双桃花眼。

顾昀闻着这诱人的香气,张嘴也不是不张也不是。他的思维在“长庚竟然会做饭?还能把我厨房那堆破烂做的那么好吃?”“在这么尴尬的时候我要单独面对长庚?”中周旋了一会儿,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可能是饥令智昏,他竟神使鬼差的吞下了长庚递过来的饭。

等他咽下去才发现这个事情有些不对。

可是这事一旦开了头,就没有停下来的道理。长庚似乎是被顾昀这个举动鼓励了一样,眼睛有些发亮,一勺接一勺的喂着顾昀。

顾昀看这小兔崽子还来了劲,一勺一勺的速度越来越快,大有想把自己就此噎死的架势。他越发觉得事情不能这么不清不白的下去了。

“李旻。”顾昀没有再接他递过来的勺子,而是抬起眼睛看着他,声音有些发沉的连名带姓的喊他。

长庚放下勺子,不自觉的坐直了身子,有些紧张的盯着顾昀。

顾昀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到底还是不忍太严肃,语气也软了下来,问:“为什么?”

长庚苦笑了一下低下头,回答道:“这有什么为什么,喜欢了就是喜欢了。若是老师觉得我恶心,只想要个乖学生,我倒也可以从此不再逾矩。”

顾昀有些说不出话,沉默了一会才问道:“是因为上次在我家...我亲了你吗?”

这下换长庚哑口无言了,一时间他不知是回答是还是不是,耳尖红红的楞在原地。

顾昀一下心中就有了答案。得,自己闯了祸还得自己收拾。他看着眼前低着头脸红彤彤的少年,烂透了的良心里终于生出来点惭愧。

“若是因为上次的事情,你大可不必...”顾昀说着说着,突然醒悟自己说的这好像不是什么人话,赶紧改口,“咳,我是说,你有没有想过,我们都是男子?”

想过。当然想过。你不光是男子,你还是我的老师。自古圣人言: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而我如今却对顾老师,生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肖想。

长庚把头垂的更低了。

顾昀看见长庚的样子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长庚这孩子心细如发,想的事情本就比同龄人要多,这种事情要说葛胖小想不到正常,长庚没理由想不到这件事的利弊。这样而言,顾昀这话无异于往长庚心窝子里捅刀。

顾昀也顾不上什么尴尬不尴尬,走上去抬起没伤的左臂轻轻搂了一下长庚,没想到这一下像是触动了长庚身上的某个开关,他一下将顾昀圈进怀里,反客为主的堵住了顾昀的嘴。

--
旅游回来啦。事情也完了,要开始继续好好写文了!
刚刚有些偷懒了x被催更了x
我对不起人民x
੭ ᐕ)੭*⁾⁾
今天是小甜饼

评论(11)

热度(31)